TXT小說下載網 > 竹馬今天又生氣了 > 第032章 這是幽會(加)

第032章 這是幽會(加)

最新網址:www.sea-games.net
    快四更天的時候,余音已經迷迷糊糊了,感覺到身體被人搬動,努力了幾次終于撐開了眼皮。

    “言言,你忙完了?”

    “快了,我將你放到我床上去,春寒未消,小心著涼。”

    梁言壓低了聲音輕輕的說著,同時伸手便要將她抱起來。

    余音搖搖頭,強行讓自己清醒過來:“不要,我來找你是有正事的。”

    梁言也就隨了她,只不過連人帶毯子移到了矮塌上。

    “你個小騙子有什么事,說吧。”

    每一次喚“小騙子”的時候,聲音都是那么低沉撩人,余音甩甩腦袋,將那些不切實際想法拋出腦海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問你知道惠和太后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事關皇室秘辛,余音聆聽了下周圍情況后才湊到梁言耳邊小聲的問道。

    怎么會問惠和太后的事情,難道不是應該她知道的更多嗎?

    梁言蹙起了眉,下意識的摸了摸余音的腦袋。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先帝與太后伉儷情深,自先帝駕崩后,太后便整日以淚洗面,次年六月在寢殿薨逝,六月十六與先帝合葬于帝王陵寢。”

    “已經不在人世了?”余音滿目震驚,她從未聽人提起過,無論是宮內還是宮外。

    給她的感覺就像世界上根本沒有存在過這樣一個人!

    這倒奇了,為何娘親今日特意叮囑要不要相信與惠和太后相關的人?

    “你知道嗎,今日我回家后,娘親告訴我若今后有人借惠和太后的名義接近我,一定不能相信!”

    掃視了下周圍環境,極其小心的將這件事告知了梁言。

    梁言對此也是一頭霧水,但他隱隱嗅出來危險的味道,只好凝重的囑咐道:“公主這么說定是有她的道理,她是你的母親必不會害你的!”

    余音心下也是這么認為,更何況事情還沒有發生,憂心忡忡的完全沒必要。

    這么一想便放下了心,看著眼前愈加俊朗的梁言,心里便起了壞心思。

    “言言,你看我們現在像什么?”

    聲音嬌軟婉轉,比強迫他掛在屋檐下的風鈴還好好聽。

    “像什么?”梁言一時沒轉過來,只覺得眼前的小騙子眸閃精光,似乎起了什么不好的點子。

    “像在幽會啊!”余音笑嘻嘻的,全然不顧梁言的反應,繼續吟念道,“花非花,霧非霧。夜半來,天明去。來如春夢幾多時?去似朝云無覓處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姑娘家家的怎么能這么輕挑!還有,你的才能怎么能浪費在這些淫詞艷曲之上!”

    梁言拉長的臉上有些許的局促和惱怒,看著嬉皮笑臉的余音便教訓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深受身為太傅的爺爺影響,君子之儀,圣人之言這些年都已經刻在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還好對方是余音,不然他必定拂袖而去,也因為是余音,他才說不出斥責的重話來。

    余音最喜歡看梁言這惱她卻又毫無辦法的樣子,故意湊近了身子,挨著他耳邊低語:“我才不輕佻,我只想輕薄,輕薄言言你!”

    說著便在人臉頰上親了一口,在梁言氣息變沉眸光變暗之前縮了回去,恢復了天真可愛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言言你說,什么叫淫詞艷曲啊?”

    盤腿兒端直了身子坐在矮塌上,一副虛心求教的乖巧模樣。

    若能掩去眸中晃瞎人的精光,這份乖巧還能有可信度。

    雖然知道眼前這丫頭故意而為,梁言還是陷入了糾結之中。

    既怕說的淺顯說不明白,又怕解釋的太露骨帶壞了這不知道真不懂還是假不懂的壞丫頭,不過呢這份糾結很快就解決了,畢竟太輕浮的字眼他是斷然說不出口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,就是講述男女情愛的詞曲。”斟酌了半天,最后只憋出這樣一句不痛不癢的話來。

    余音小腦袋一偏,眸光灼灼的盯著梁言:“那以后我只為我家言言作那些個淫詞艷曲!”

    這么一驚,梁言頓時被自己的口水給嗆住了,捶打著胸口咳得心肝直顫。

    偏偏罪魁禍首還一邊給他拍著后背一臉殷勤的詢問這個決定可好。

    可好?

    心里有個聲音在說好,那不就成了偽君子了嗎!

    察覺到內心可恥想法的梁言再次被嗆住,連推開了余音躲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他可是個正經人,怎么能有這樣的想法呢?

    可巧的是,這句心里話又被月華石傳到了余音的耳中。

    喲呵,感想不敢承認呢!

    “難道我作給別人聽嗎?”聲音里多了苦惱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梁言頓時轉過了身子,斬釘截鐵的打斷了她的話。眸光晦暗,表情冷沉,渾身都散發著冷意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家言言他不要啊!”余音搖著頭,一臉的為難。

    梁言快被她這裝模作樣的姿態氣死了,大步跨過去扳著她的肩,惱怒又哀怨的問道:“你這小騙子,騙走我一輩子不夠,你還想騙誰?”

    余音裝不下去了,心里也不愿看著他生氣或者傷心,揚起小臉對著梁言粲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只有我家言言是大傻瓜,能被我哄騙到,我騙你一個人就夠了!”

    冰消雪融,仍是殘存著寒意:“你這是騙不到其他人才退而求其次么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,能騙到你,是我一生的最大的幸運!”

    察覺到話里的真意,梁言緩緩揚起了嘴角,揉著抱著自己腰身的小姑娘的腦袋,故作惱怒的嘆道:“小騙子!”

    話語低沉,滿是寵溺,在這沁涼的夜風里都散不去它的暖意。

    抱著梁言,余音的心里有一種叫幸福的東西在萌芽。

    何為情愛,她從未體會過,因此便答不上來。

    她唯一知道的是跟梁言待一塊兒就很開心,一日不見心里就會想念,想惹他生氣,想讓他微笑,想逗他害羞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壞心思只對他一人而生。

    “言言啊,你什么時候能翻我的墻頭呢?”

    梁言今晚第三次被嗆住……
最新網址:www.sea-games.net
尊龙d88登录首页 - 尊龙d88la选来就送38